·设为首页
·加为收藏
站内检索
按阅读次数
按时间排名

标题:律师谈福建“许金龙案”的昭雪路

律师谈福建“许金龙案”的昭雪路

    _本刊记者  龙在宇

201666下午,曾被当作“杀人犯”而蒙冤入狱22年的许金龙,走进福建省高院,提出了总计989.6万元的国家赔偿申请。

许金龙是福建省莆田市秀屿区人。1994年,当地一名六旬老人被杀害,家中财物遭抢。莆田县公安局经侦查后认定许金龙、许玉森、张美来、蔡金森为犯罪嫌疑人,并将他们抓获。蔡金森一审被判死缓后没有上诉,许金龙等3人一审获死刑,二审改判死缓。

经过4人的不懈申诉,今年24日,福建省高院再审此案,许金龙等4人被宣告无罪,当庭释放。

在许金龙之前,另一起轰动全国的冤案的主角陈满向国家提出了966万的赔偿申请。许金龙刻意比陈满多提了20多万。

“陈满只判了死缓。”许金龙说,他在1995年被判了死刑,直到1999年才被改判死缓,这4年中的每一天都是在恐惧中度过的,精神折磨远大于被判死缓者。

据悉,许金龙、许玉森、张美来、蔡金森4人日前均向福建高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,4人申请国家赔偿总额超过3300万。

廉政瞭望记者近日采访了多名深度介入此案的法律界人士。从他们口中,梳理出许金龙等人蒙冤入狱,获得司法纠错直至申请国家赔偿的来龙去脉。

 

冤案是这样铸成的

 

许金龙一案中的4名蒙冤者,其中3人当年交情不错,而另一人,实则与另外3人早有不睦。

1994113夜,福建莆田的一名66岁老者在家中被杀。根据被害人生前经常把现金拿到附近的旅店请人帮忙清点这一情况,警方将调查重点锁定在了这家旅店的客人身上。蔡金森因此进入了警方的视线,就在案发前,他正好入住这家旅店,于是警方围绕他展开了调查,随后将其抓捕。

如今的事实已经证明,蔡金森并不是杀人犯,然而当初接受讯问时,他却并没有说出全部真话。他既否认自己参与了抢劫杀人案,同时因为私人原因,又在一些细节问题上撒了谎。也正是因为这些谎话,让警方认为此人极不老实,进而认定,蔡金森说自己“没有杀人”也是谎言。

经过多番审讯,蔡金森最终认罪,将“没有杀人”这句真话也推翻了。

在对现场进行勘察时警方发现,现场的沙发上有4种足迹,因此判定,涉案凶手为4人。于是,警方多次提审蔡金森,要他交代同伙。

蔡金森本身就是被冤的,哪来的同伙?可面对不得不说的压力,他想到了素来与自己不和的3名男子。警方按照他的交代,很快抓捕了另外3名男子。自此,许金龙案的4名蒙冤者开始了长达22年的铁窗生涯。

对于这次胡乱咬人,蔡金森曾解释说,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他们关系不好,还在牌桌上打过架。说我们4个人一起作案,也没人信。另外,也有人认为,蔡金森扛不住刑讯逼供,觉得自己死定了。既然要死,就拉几个“仇人”垫背。当年的庭审上,许玉森的家人朝着蔡金森大吼:“你这个畜牲!”

在警方的“强大压力”下,4人中有3人先后认罪,而且他们的口供也共同指认许金龙是同案犯。但许金龙多年来却坚持不认罪。后来,外界也用“许金龙案”来代指这4人的冤案。

与许金龙同案的许玉森,也比陈满多提了10万元国家赔偿申请,理由一样:被判死刑精神压力更大,在改判死缓前的4年多,每天都要24小时戴着脚镣手铐,穿衣、吃饭、上厕所都很痛苦。

4年中,同监室的死刑犯有多人先后被执行死刑,根本不知道下一个被带出去的是谁。“只要法警一来带人,就生怕是自己,躲在被子里哭,那种煎熬谁能受得了?”许金龙曾对媒体说道。

 

阅卷之难

 

4人蒙冤入狱后,其家人展开了艰苦又漫长的申诉之路。张美来的家人为了伸冤,多次去上级机关上访,拉横幅、堵马路的事干过许多次。他们也因为非法上访,被拘留过几次。

家属的奔走引来律师与媒体的关注。一名代理过此案的律师告诉记者,案件持续20多年,前前后后换过几十个律师。“尽管有很多律师没能坚持到底,但应该说每一个律师都完成了他们的阶段性使命。没有长期不懈的坚持,不会有现在的结果。”一名来自北京的许金龙案再审阶段的律师感慨地说:“这个案子最终在我们手中昭雪,很大程度要感谢之前的律师。他们做了许多努力,近两年我们接手时,再来完成临门一脚的工作。”

一名法律界人士说,包括许金龙案在内,许多冤假错案的平反,难度最大的工作就是阅卷。“无论家属如何喊冤,媒体怎么报道,可一旦进入司法程序,还得用证据说话。律师如果连之前的案卷都看不到,连最核心的证据都接触不到,怎么能够申请法院再审?”

司法纠错,正是要从之前的案卷中发现漏洞,进而推翻原有判决。如果连案卷都看不到,一切无从谈起。曾有资深律师感叹过:“司法纠错之难,第一难就是阅卷。”

据一名律师介绍,关于阅卷的问题,其实是法律中的一个盲点。中国法律有规定,诉讼审理阶段,代理律师有权阅卷。但是,这些冤假错案都是走完了审理程序正式做出了判决。“这种时候,律师有没有权力阅卷,法律说得不清楚。律师提出了阅卷申请,法院是否就得同意,法律也没有明确规定。”许多案子,律师连第一关都迈不过。一申请阅卷,法院用各种理由拒绝了。

多名参与了许金龙案的律师介绍,案件最初阶段,阅卷是较为困难的,到了后期,随着新闻媒体的持续关注,阅卷方面的障碍逐渐消除。

“只要拿到了案卷,律师就有信心了。案卷里面的漏洞太多,稍微具有法律常识的人都会发现。”一名该案的代理律师说道。

 

8个伪造手印

 

在一场法庭审理中,证据无疑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,双方也会将证据作为攻防的关键。一名曾参与多场冤假错案平反的资深刑辩律师向记者分享他的经验:“会见当事人时,我从不问你是否冤枉,这件事是否是你干的?你说不是你干的,这句话拿到法庭上没什么效力。”“我只会拿出一份份证据,询问当事人,对这份证据你怎么看,它是如何取得的?”

在许金龙一案中,律师也是从证据着手,找到了突破口。一份作为关键证据的证人口供,律师在阅卷之后就认为有严重问题,进一步的技术鉴定,律师发现整份口供中有10个手印,其中8个是假的。“这样的证据,还有什么法律效力?凭什么作为定罪依据?”律师提出质疑。

在律师的要求下,这份口供被送往最高人民检察院进行证据鉴定。鉴定的结果也证明,口供中多个手印系伪造。鉴定结果一出,律师们松了一口气。在熟悉法律的专业人士看来,许金龙案昭雪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在律师团队不懈努力的同时,许金龙案中的关键人物蔡金森于20148月出狱。当初违心指认其他3人,让蔡金森充满愧疚。在法庭上,他不敢和其他人说话,甚至不敢正视对方。

在莆田监狱服刑时,许玉森骂蔡金森:“别人不知道我们冤不冤,你最知道我们三个清白,怎么可以害我们?”蔡金森请求他谅解,说自己被逼问得没办法。

为尽早出狱,蔡金森拼了命干活,努力表现,共争取到6次减刑。就在出狱前,许金龙找到他,说:“蔡金森啊,如果你做了,出去后就不要去申诉;如果没有,出去就申诉,否则一辈子都是杀人犯。”

201489,蔡金森刑满出狱,15日写申诉状,826递交福建高院。

 

“突然袭击”

 

在各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,许金龙案的平反已难以阻挡。但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,所有人又有些措手不及。

许金龙案的一名代理律师回忆说,福建省高院搞了一场善意的“突然袭击”,当时临近春节,大家都以为案子会在节后审理。没想到法院只提前几天,突然发来开庭通知,说24日开庭。许多律师已经订了回老家过年或是外出度假的机票,只好临时改签。

庭审现场更是快刀斩乱麻,蒙冤者无罪释放,回家过年。法律界人士纷纷认为,再审当天就宣布无罪,如此明快的处理,开了国内司法界的先河。

之所以如此快速宣判,外界认为,一来此案事实清楚、证据明确,之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基本功;二来是出于人性化考虑,让蒙冤者在入狱22年后,能回家和家人共度春节。此外,也有时间节点的考虑。

据了解,开庭前,福建一名法界人士找到一家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,交流了对此案的看法。这名福建人士表示,这起冤案,福建的法院系统有责任,这是回避不掉的。但在某些重要的时间节点,能否不要过于炒作这个话题?

许金龙已经尘埃落定,多名参与此案的法律人士表示,这是一件典型的司法纠错案例。而从这个案件中也可看出,要实现司法纠错,有三个至关重要的因素:第一,是当事人的确有冤屈,其本人与家属也能持续不懈地进行伸冤,失去了这个基础,一切无从谈起;第二,是要借助学界与媒体的力量,法律界针对许金龙案召开过多次学术研讨会,媒体也进行了大篇幅报道,所有这些,都为最终的平反创造了条件;最后,要与体制内的力量尽可能保持一种良性的互动,不必去刻意冲撞。

参与许金龙案的律师表示,无法想象,没有体制内力量的支持,冤案的申诉能够成功。20142月,福建省检察院向福建高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。今年24日,福建高院开庭再审此案。该案也在今年全国两会上被写入最高人民检察院报告当中。

出狱后,许金龙等4人和家属分别来到福建省高院和福建省检察院,送上金色牌匾,感谢他们在推动案件平反时所做的工作。

 想阅读更多、即时的新闻内容,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:LZLWZZ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6-07-07 点击率:254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:610012 邮发代号:62-227
电话:028-86644295 传真:028-86644295 刊号:ISSN 1671-8690 CN51-1639/D
蜀ICP备08100404号-1 | 网站由[互易]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6315 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