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设为首页
·加为收藏
站内检索
按阅读次数
按时间排名

标题:莫高窟的王道士有点冤

莫高窟的王道士有点冤

    _张鸣 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

说到敦煌藏经洞,几乎人人都知道有个王道士。他也几乎等同于卖国奸贼,比人人痛骂的李鸿章还可恶,因为他卖掉了“文化”。一个身材矮小,笑容可掬的道士,就这样被钉在了耻辱柱上。事实又是怎么样的呢?

王道士的法号叫做王圆箓,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道士法号。本名已经无从可考,据说当过兵,退役之后做了道士。发现藏经洞时,是莫高窟这个废弃的佛家圣地上一座破寺庙里的主持。

在那个年月,一个道士做佛教寺庙里的主持不稀罕,内地好多地方都这样,一个寺庙,一座道观,和尚管还是道士管,都一个样,老百姓只在乎他们能不能做法事,会不会念经。

王圆箓做了这个已经废弛的寺院的主持,非常敬业,不仅招了几个小和尚帮忙,而且到处化缘。自己过着极其俭朴的生活,省吃俭用,化来的钱,都用在修缮寺院上了,他给寺院重塑了若干面目狰狞的神像,请来一些低能的画匠,在一些洞窟里,将原来的精美壁画覆盖掉,重新绘制他所认为好的壁画,内容主要是他听说来的三藏法师玄奘的故事。

因为王道士最崇拜的人或者说神,就是玄奘。他之所以忍饥挨饿,坚守在莫高窟,就是因为三藏法师精神的鼓舞,因为当年玄奘到西天取经,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。一个无名的道士,在那个时候的敦煌能够活命,已经是奇迹了,但王道士居然可以用化缘来的钱重修庙宇。这说明,他还是真的有点本事。

1907年,当英国人斯坦因来到敦煌的时候,从一个乌鲁木齐商人那里听说了藏经洞的事。此前,王道士已经雇了一头毛驴,驮了一筐被发现的藏经洞文书送到了县衙,报告了发现藏经洞的事。

然后经过一级级的转交,这一筐经卷到了陕甘总督手里。总督的幕僚文案们,觉得这些写卷上的字,还不如自己的手笔,所以没有建议总督收藏这些经卷。幕僚转告王道士,让他就地封存好了。

这些官员对古文书一点概念都没有,居然没有一个肯费事到现场来看看的。也有资料说,这些官员也知道这些东西有点稀罕,之所以没有拿走这些经卷,是因为他们不想为此拨款,因为将这些文书全部拉走需要一队骆驼,得百十两银子。

即便如此,斯坦因来到敦煌,表示可以对寺院的修建赞助一大笔钱,王道士没有动心。最后,斯坦因不知怎么打听到了王道士崇拜玄奘,就借玄奘来套磁,说自己也崇拜这个人,而且他此行从印度来到这里,就是在重走玄奘的道路,重温伟人的伟业。最终交易达成,藏经洞里的文书一点点地被挪了出来。

法国人伯希和第二年来中国,这个精通东方学的大学者看到了经卷,被朋友引荐到了莫高窟。能说中文而且懂行的伯希和,在说服王道士方面显然更加在行。于是,敦煌卷子的精品,基本上都落入了他的囊中。当然,跟与斯坦因的交易一样,得来点钱,王道士并没有想用来自己享受,而是修建庙宇,重绘壁画。

伯希和带了其中一箱卷子到了北京,开了一个小型的展览会,北京的学者这才知道中国还有这么一窟的罕世的宝贝。于是,学部(新政之后的文化教育部)下令,将所有的残存的文书统一封存,上交北京。但是学部到这个时候,也没有想起派专员来督办此事。所以,一听说藏经洞的文书值钱,经办的官员们偷的偷,剪裁的剪裁,送人的送人,等文书最终到达北京的时候,已经是残卷中的残卷了。

王道士是个小人物,只有在特殊的历史时刻,由于特别的机缘,才能露上一小脸。可惜,王道士的露脸,却是以坏人的面目出现的。其实呢,按世俗的道德,他是一个好人。

 想阅读更多、即时的新闻内容,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:LZLWZZ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6-07-07 点击率:268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:610012 邮发代号:62-227
电话:028-86644295 传真:028-86644295 刊号:ISSN 1671-8690 CN51-1639/D
蜀ICP备08100404号-1 | 网站由[互易]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34872 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