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设为首页
·加为收藏
站内检索
按阅读次数
按时间排名

标题:百年老宅变身“留守儿童之家”

百年老宅变身“留守儿童之家”

    _本刊实习记者 赵瑜

端午节,一场雨突如其来地泼下,却没浇灭老宅里小朋友跳舞的热情。

在德阳中江县人和村,有一座沉淀200年历史的吕氏祠堂。如今,它是人和村的留守儿童之家。一条石头铺就的坑洼小路通向老宅入口,门外停着几辆摩托车和三轮车,五六个家长站在进门处,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古戏台上跳舞的孩子。

今天是老宅儿童之家暑假前的最后一场活动。透过雨帘望去,3名志愿者正在台前教舞,孩子们跟在后面开心地扭动,姿势各不相同。

穿红格子上衣的小辉,看上去不太擅长跳舞,一个向左转的动作,他几次都是向右,惹得旁边的小朋友哈哈大笑。小辉也不觉得丢脸,跟着笑起来,然后继续执着地向右。

 

“人气是对老宅的一种保护”

 

吕氏老宅是一座传统的四合院式房屋,大小共32间房,布局规整。如今作为留守儿童之家已有4年,人多的时候,会有上百个孩子过来学习,他们大多是这个村的留守儿童。

中江是农业大县,也是打工大县。据统计,全县常年在外务工人员达47万人,留守儿童最多时将近10余万。不少村民也说,从上世纪90年代起,几乎家家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外出务工,只剩下孩子和老人在家里。儿童之家对他们来说,是另一个学校,有趣而温暖。

“我之前都不晓得,知道的话早就来了。孩子盼着到这儿来,能学美术、音乐、舞蹈啥的,而且免费。”一个妈妈坐在门边的石块上,等她正玩得开心的孩子。“娃儿现在比以前懂事多了。”

活动结束后,怀里抱着小孙子的王太婆在老宅门口,等两个孙儿出来。俩人是一对龙凤兄妹,也是老宅的第一批学生。王太婆的儿子和媳妇在广东打工,好几年回来一次,她和老头儿在家照顾3个孩子。“我们照顾不到孙儿学习,有了这个地方,他们有人问作业,就是下雨也要过来。”

小辉还不想回家,他坐在门槛上看书,不时地向吕歆妍提各种问题。“你看这是一个城堡,城堡下面是稻草,稻草下面有水,所以这是一个建在水上的城堡对吗?可人们怎么进入城堡呢?”吕歆妍笑着回答,“这就需要你来帮他们想办法了,看到那个铁链没,木板和铁链能做什么呢?”

吕歆妍和父亲,是吕家至今还住在老宅里的人,她也是中江县爱加一公益社团的创始人。创建于2012年的爱加一社团现有450名志愿者,留守儿童之家是其核心项目,现在社团已在中江县成立了10个儿童中心,老宅是总基地。

“每个月我们会集中到一个点做一次活动,平时周末孩子们到临近的儿童之家学习,那里有负责人照顾他们。”运行4年的留守儿童项目管理已走上正轨,爱加一社团成员虽以兼职身份参与,但都各司其职。

对吕歆妍来说,通过儿童之家把老宅利用起来,也是她的梦想之一。1989年出生的吕歆妍,看上去有超过她年龄的精干和成熟。4年前,她毕业回老家,看到烂泥路、荒废的枇杷园和村子里孤单的孩子,她暗自在心中想,要让这一切改头换样。

当时,亲戚们外出打工已不住在老宅,32间房里只剩她和父亲。她和父亲商量,说服亲戚们出让房子的使用权,开办起“留守儿童之家”。她跑去跟每个亲戚讲她的公益项目,讲对老宅的利用和保护。她认为,把孩子们聚集到老宅,既能让他们不因缺乏父母的关爱而自卑和孤僻,也能让老宅有了人气,这是保护它的一种方式。

吕歆妍对“留守儿童之家”如此执着和偏爱,也与政策环境分不开。去年6月,贵州毕节四兄妹喝农药自杀的悲剧让留守儿童的问题再次引发关注。其实多年以前,“留守儿童”问题就成为公共治理领域的热词,甚至出现在中央一号文件及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。

吕歆妍记得,最初为了召集孩子们到儿童之家学习,她曾挨家挨户去说服家长。

“我是我爸收养的,1岁半的时候养母就去世了。小时候,爸爸出去做工,我就跟着他。人家看我可怜,也给一些饭吃。我能有今天,很知足,也记得要还邻居们的恩。”吕歆妍说。

 

拉政府企业赞助靠“财务透明”

 

如今,老宅中心的两间屋子做了教室,前院空地和后院天井都是孩子们嬉戏的乐园。中间的古戏台分成左右两边,左边一侧放有三个书架,作为简易的图书室,右侧是举办活动的舞台。吕歆妍说,书架这里人气最旺,孩子们挑到喜欢的书后就坐在门槛上,安安静静地看。

“他们是农村的孩子,对知识非常渴望,这让我不能停下。即使条件不充足,也要尽力给他们最好的。”

  这支公益队伍中,除了吕歆妍和450名志愿者,还有吕歆妍的养父。“老爸是我第一个志愿者,整理书本,打扫卫生,有时还给孩子做饭,可厉害呢!”父亲“哈哈”笑两声:“谁家的父母不希望儿女过得好,但她就是喜欢做这个事,当老汉儿的肯定支持。”父亲觉得,参与这种公益活动后,自己也变得更年轻了。

这种爱心,也被不断传递下去。去年,爱加一社团为一个患白血病的留守儿童举办了一场“帮她活下去”的募捐活动,两个小时内筹得4.2万余元。

“做公益很难,力量很小。庆幸的是,我们做了这个事。让这些孩子受到照顾,也是我们能付出的一点点努力。”爱加一公益社团的志愿者“油条叔叔”说。

不过,做公益并非一帆风顺。“刚开始,没人理解我,甚至有人说我是神经病,一天像打了鸡血一样。但是我明白必须要做出成绩,才能获得认可,社团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”老宅基地的成功运行让吕歆妍有了底气,她去找政府,找本地企业家,说服别人做志愿者,一切都慢慢步入正轨。

如今,除了政府捐助,6家企业每年分别向社团提供5000元活动经费。“我们会把经费使用明细拿给各企业看,让他们知道每一笔钱的用处,财务透明才能取得对方的信任。”吕歆妍说。

 

未来的考验

 

这几天,吕歆妍在想如何对老宅儿童之家进行修缮。吕歆妍记得小时候老宅里住了20多户人,对房子很爱护。而现在,记者发现,老宅有些地方已出现破损,斑驳的土墙上裂痕累累。空置的屋子只用来堆放些柴草和杂物,长满了蜘蛛网。

“有的地方年久失修,需要及时维护。”边说着,吕歆妍指向天井一侧房檐,“已经塌陷了,如果掉下来砸到小朋友怎么办?”据了解,他们已有先局部修缮,再重修老屋的计划。

在一些社会观察人士看来,随着公益活动做大,如何争取政府及企业更多的支持,如何确保每一笔捐助资金都真正用到位,是未来爱加一公益社团仍面临的考验。

“歆妍姐姐,书摆好了,教室也扫干净了,我们先回家啦!”端午节这天中午,3个小女孩跑过来跟吕歆妍告别,“下了雨,慢点儿回去,别着急。”吕歆妍把她们送到门口,她说这几个孩子家离得近,远点儿的都会让家长来接。   

孩子陆续回家了,吕歆妍站在屋檐下,伸手去接淌下的水。她想起第一次帮村民开枇杷节时,也是这样的雨。正是在磨难中,社团不断历练、成长。

最近,他们在为即将到来的暑假活动做准备,“每年这个时候是最忙的,我们有大学生志愿者来帮忙,会安排更多课程,教给这些孩子们一些更新鲜更前沿的东西,他们太需要这些了。”

“未来,我不敢想太多,我们只是一个很小的团队。尽自己的心,做想做的事,未来把儿童之家开在更多有需要的地方,让受益人真正受益,这就够了。”吕歆妍说。(本文部分人物为化名)

 想阅读更多、即时的新闻内容,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:LZLWZZ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6-07-07 点击率:349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:610012 邮发代号:62-227
电话:028-86644295 传真:028-86644295 刊号:ISSN 1671-8690 CN51-1639/D
蜀ICP备08100404号-1 | 网站由[互易]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07861 位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