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设为首页
·加为收藏
站内检索
按阅读次数
按时间排名

标题:我是怎样写出反腐戏《叩问》的

我是怎样写出反腐戏《叩问》的

    _梁秉堃

编者按:著名剧作家梁秉堃的话剧《叩问》是一部反腐败题材的话剧,对刘青山、张子善案进行了全新的挖掘和审视。该剧既没有全景式地描写反腐败斗争,也没有就事论事地描述案件本身,剧中毛泽东对此案件的思考及决策,是与中国共产党“进京赶考”和“坚决不做李自成”的执政理念密切联系起来的,深刻揭示了反腐败、执政清廉是走出“历史兴亡周期律”的关键所在。

 

多年来,已有的“刘青山、张子善事件”(包括话剧、电影和电视剧)作品,大体上都是从刘、张的思想变化写起,逐渐贪污浪费写起,最后是“东窗事发”。

我花了十天工夫,找到了现在的角度——戏中刘、张的两个人物并没有出现,我用重笔浓墨描写了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,在从“打江山”到“坐江山”的关键节点上,如何开创了反腐倡廉斗争的先河.而且是要把两个过去有功的老红军,两个同甘共苦的同志、兄弟杀掉,确乎是有一点“挥泪斩马谡”的意味。

 

如何塑造好毛泽东的角色形象

 

这里,毛泽东的外部压力和内心纠结有多少,有多重,有多复杂,有多尖锐,应该是不言而喻的。而这,正是剧本要写的主要内容,把毛泽东处于关键时刻的灵魂深处展现出来,就是剧本里要写的主要内容。显然,新中国“反腐第一案”对于共产党命运的生死存亡,对于新中国命运的生死存亡,乃至对于今日改革开放中国命运的生死存亡,都是至关重要的。

根据以往的经验和教训,必须是把毛泽东表现为一个人,而不是表现为一个神,这样才能为广大观众所真正接受。人就要有血有肉,有情有感,有脾气性格,能够食人间烟火。戏中毛泽东所处的环境是非常典型的、极为重要的、不可代替的,即在进京赶考的日子里,必须交出第一份合格的答卷,也就是由考官老百姓所发出的,其考题为——如何维护国家和民族的整体利益,如何替老百姓掌好权、用好权。

在这种情境里,还应该塑造出一个生动的、具体的、艺术的毛泽东,那就是一位具有诗人艺术家气质的政治家。戏中,毛泽东在议论人生中生与死的重大话题时,有这样一段台词:“汉诗云——人生忽如寄,寿无金石固。万岁更相送,圣贤莫能度。人都是要死的,生下来就向着死走去。

 “我在世的时候吃鱼比较多,我死后把我火化了,骨灰要撒到长江里去喂鱼,你们就对武昌鱼说,鱼儿呀,毛泽东给你们赔不是来了。他生前吃了你们,现在你们吃他吧,吃肥了好去为人民服务。这就叫做物质不灭论嘛。”言为心声。大约,只有诗人艺术家才能具有这样非凡的浪漫想象天地,才能具有这样生动、幽默、诙谐、智慧、独到、动人又说理的语言表现魅力吧。

 

“没有含蓄,就没有艺术”

 

于是之曾经说过:“没有含蓄,就没有艺术。”我完全赞同这个审美主张,并且尽量学着去做。

在这方面,曹禺老师对我们的要求是很严格的。记得,他在指导写戏的时候,批评我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怎么就学不会要含而不露呢?”想想看,这是相当难做到的。写戏首先要求具有入木三分的“内含”,这已经很不容易了。但是,还要有一个更高的标准,那就是欲言又止的“不露”。

有一次,我请教曹禺老师什么才算是优秀的好戏时,他回答:“一部好的戏决不是演出时现场的热闹,而是观众离开剧场以后的不断思考。思考什么呢?思考未来,思考人生,乃至思考整个人类。”老实说,我是极力按照这个标准去做了,但是做得并不令人满意。

当然,戏中有两句台词可能算得上是具有“含而不露”风格的。刘、张处决死刑以后,天上飘落着纷纷杨扬的雪花,毛泽东脸色凝重,久久大口地吸烟,王秘书报告什么事情都不应声,似乎根本没有听见。突然,他没头没脑地问:“他们两个有多大年纪?”王秘书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停了片刻才回答:“一个三十五岁,一个三十七岁。”毛泽东又喃喃地自言自语着:“张子善没有娃,刘青山有三个娃,一个七岁、一个四岁,一个才半岁啊 ……”古人曰:“无间已得象,象外更生意。”

  想阅读更多、即时的新闻内容,请加入廉政瞭望微信公众号:LZLWZZ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6-07-07 点击率:222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16号 邮编:610012 邮发代号:62-227
电话:028-86644295 传真:028-86644295 刊号:ISSN 1671-8690 CN51-1639/D
蜀ICP备08100404号-1 | 网站由[互易]提供技术支持 您是本网站第 909403 位访客